fla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学习 >> 正文
张维为:如何解读今年政府工作报告
来源:黔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思政评估  作者:  编辑:管理员  日期:2018-03-12  点击率:100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20180311 18:33:18 来源: 观察者网 作者: 记者 韩京霏

  

35日,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在回顾过去五年工作、阐述2018年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要求和政策取向的同时,也对2018年政府工作提出了九点建议。同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王晨就宪法修正案草案作出说明。

  国际关系风云激荡、不确定因素增加;国内深化改革,攻坚克难面临重要关口。在这一背景下,李克强总理的这一次政府工作报告蕴含了哪些信息?对我国现行宪法作出21条修改的宪法修正案(草案),又该如何解读?张维为教授在中国国际电视台担任两会点评嘉宾后,接受了观察者网的采访。

 

  观察者网:今年的宪法修正案(草案)提议,宪法第一条第二款中增写一句“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您如何看待这一修改?

  张维为:这次宪法修正案草案把党的领导放入宪法第一条。对于这个变化,我们要了解一些当时的背景。1982年起草现行宪法的时候,由于经历了文革混乱和刚刚对外开放,许多人一下子看到外国这么发达,我们这么落后,完全失去了制度自信。当时不少人质疑,新的宪法中不宜提党的领导。但邓小平说,宪法中一定要提四项基本原则,其核心就是坚持党的领导。

  1980年代中后期,我们很多国人,包括许多党员干部还是不自信。当时有人谩骂共产党,人家说你这是违宪,他说,党的领导只是写在宪法的序言里,而不是宪法的正文中,这不属于违宪,好像写在序言中与正文中的内容不具备同样的法律效力。这次宪法修正案草案明确地将党的领导内容写入宪法正文的第一条,这是我们制度自信的很好体现。

  过去二十多年,我们看到了苏联解体、南斯拉夫解体、颜色革命褪色、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看到今天西方制度陷入的巨大困境;与此同时中国在党的领导下迅速崛起,震撼了世界。我们新的社会共识已经基本形成:是党的坚强领导保持了国家的独立稳定团结,使中华民族走向全面复兴。所以这一条修正案对于中国进一步崛起和国家长治久安的意义,怎么强调都不会过分。

  我还要补充一句,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这个“党”和美国民主党、共和党的“党”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西方的政党是公开的“部分利益党”,中国共产党是遵循中国自己的政治传统的“整体利益党”,代表整个国家绝大多数人的整体和长远利益。

  中国是一个文明型国家,是世界上唯一的连绵5000年而没有中断的古老文明与一个超大型现代国家的结合,也是一个“百国之合”的国家,其治国理政的传统历来是统一的执政团体,中国共产党还是这个传统的继续和发展。我个人认为21世纪的国际竞争,关键要看一个国家有没有能够代表人民整体和长远利益的政治力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一直更看好中国模式。  

  观察者网:关于国家主席任职方面的修正,您如何解读?

  张维为:这个修正引起很多关注。其实自从江泽民时期开始的实践证明,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由同一位领导人担任是一个好做法,保证了中国的稳定和崛起。但是在党章中,党的总书记也好,军委主席也好,没有规定只能连任两届。因此这次在宪法中做了调整,这样三者就统一起来了。

  但这不是终身制,我们的党章中有明确的规定,不搞终身制,出于年龄和健康原因,还规定了干部的退休制度。实际上,这也是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普遍做法,即四年或五年为一个任期,但对于可以连任多少次,没有硬性的规定,像德国的默克尔总理,现在已经进入了第四个任期。

  我一直说一个好的政治制度,既要有“下下策”,也就是保底的制度安排,这包括防止坏人做坏事,包括退休机制、包括集体领导制度等,但它也要有“上上策”,即能让好人做好事、做大事。两者的结合才是比较理想的制度,中国政治制度这方面的探索和安排是比较成功的。像小布什这样在任期内可以随意发动两场愚蠢的战争,在中国今天的政治体制下是不可思议的。

 

 

 

 

  观察者网:您如何看待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对过去五年经验的总结?

  张维为:政府工作报告对过去五年的经验有一个很好的总结。我们的成绩确实是非常了不起的。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30%,这意味着我们比美国、日本、欧洲对世界增长的贡献加在一起还要多。

  特别重要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等西方国家采取的几乎都是货币宽松政策,讲白了就是直接或间接地印钞票,这是极其自私和不负责任的做法。中国是为数不多进行了实质性改革,推动经济结构调整、优化、升级的国家,我们过去五年的这种坚持,今天使我们尝到了甜头。

  西方国家现在也开始看到中国正在成为创新的超级大国,我们在新经济的很多方面已经引领全球。我觉得这样的比较很有意思。面对经济困难的时候,西方国家没有真正进行改革,而是在印钞票,股票上去了,实体经济没有上去,但是中国真的进行了结构改革。我们提出“加快新旧发展动能的转换”,现在我们的“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等,确实是走在世界前面了。

  观察者网: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国际上“保护主义明显抬头”。而日前刘鹤访美之际,特朗普宣布对钢铁及铝征高额关税。您怎么看中美双边贸易关系近期发生的变化?

  张维为:中美之间的贸易规模是非常大的,我查了一下,2017年中美双边贸易额已经突破5800亿美元。如果像特朗普总统所说的,在两国间打一场贸易战的话,两国都将深受其害。我个人认为,美国不太可能赢得这场贸易战,美国的国家利益将受到严重伤害。如果美国对钢铝加征高额关税,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铁锈地带”的那些美国消费者。

  观察者网:是否可以理解成,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目的是出于政治利益,而非经济上的胜利?

  张维为:我想这背后也反映了两种模式的差别。中国模式讲的是经济要以人民为中心,而特朗普的政策是以“以选票为中心”,这只会使美国社会更加分裂。

  特朗普征钢铝税,直接受益的工人连15万都不到,而由于这一决策而导致钢铝价格上涨,间接受到不利影响的人数恐怕是十倍之多。特朗普征税本质上是为了这个小群体的选票,他们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

  “以选票为中心”的经济和经济政策,就是不在乎票源以外的其他人。这本身也暴露了美国选举制度的深层次缺陷,哪里还有什么民主可言?西方竞选制度的设计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游戏民主,竞选双方的差别就在于能否保住铁杆票源,你只要抓住1%的关键少数,你就可能赢得选举。

  观察者网:实际上,据我们所知,美国高层内部对是否该这样做也是有分歧的。

  张维为:特朗普内阁对这个加税政策显然没有共识。这与中国人谋定而后动的决策思路和实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们推出一个政策,如五年计划及每年的计划,前后进行广泛的协商、磋商,通过民主集中制形成共识。但特朗普推出这样一个政策时,显然没有经过多少内部的磋商,还没有形成共识就推出政策,这会给美国带来更多的麻烦。这种三流的决策水平只会加速美国的走衰。

  观察者网:今年中国GDP增长目标定为6.5%,和2017年的预期目标一样,您如何看待?

  张维为:中国经济今年定的目标是6.5%,这个目标是比较谨慎的。很多人说世界经济复苏了,为什么我们的指标跟去年一样?表面看,世界经济形势有所复苏,但政府工作报告里这样写的:“世界经济有望继续复苏,但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很多。”这是实事求是的。

  实际上,西方经济所谓的复苏,主要还是资产的复苏、是股票的复苏,而不是实体经济的复苏。这种复苏是脆弱的,水分很大。所以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外部环境可能会出现不利局面,甚至不排除出现一场新的金融危机,我们要未雨绸缪。今年的整体目标定在6.5%,在实际发展中可能会超过。去年我们定的也是6.5%,最后实际增长是6.9%

 

 

 

 

  观察者网:您认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哪些点值得大家特别关注?

  张维为:从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大致是“加法,减法,乘法”:

  一是“加法”,我们特别注重的壮大经济的新功能、做大做强新兴产业集群、“互联网+”、发展智能产业,包括加快制造强国建设,推动集成电路、第五代移动通信、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等等,这方面我们都是在做加法。

  二是“减法”。首先是去杠杆以防范金融风险,特别是发展互联网金融之后,产生了不少衍生产品的风险。现在中央三年内的三个攻坚任务的第一项就是避免金融风险。还有就是继续淘汰落后产能。

  三是“乘法”。这是中国模式的神来之笔。我们强调创新驱动,建设创新型国家,这是产生乘数效应的方法。我们从“新四大发明”产生的经济和社会效果已经可以看到这一点。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机革命,第二次是电力革命,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都错过了。第三次是通讯革命,我们通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应该说不仅赶上了,而且走到前沿了。同时我们也把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该补上的东西也补上了,现在我们正在拥抱第四次工业革命,即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应该说我们已经走在世界前沿了,很多地方开始引领了,而且这个势头越来越猛。我们的移动支付已是美国的60倍。

  微信、支付宝、高铁革命、共享经济,这些变革都发生在中国,而不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在人类历史的此时此刻,中国已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地方。可以说只有中国做到了“一部手机,全部搞定”,无论欧洲还是北美,目前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一位美国学者说过,“习近平拥抱未来,拥抱2050年,而特朗普拥抱的是1950年”。中国人确实创造了震撼世界的奇迹,我们为此而自豪,这也是对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最好纪念。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今年的工作还有很多论述,但主要思路大概就是这些。

    (张维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

  

 文章转载于求是网 原文链接:http://www.qstheory.cn/llwx/2018-03/11/c_1122520901.htm

 

作者:
编辑:管理员
上一篇: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
下一篇: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版权声明 | 隐私说明 | 网站地图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黔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   黔ICP备 05001235号   邮编:558022   联系地址:贵州省都匀市甘塘镇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